« 上一篇下一篇 »

多功能摄像手表 正文 第一章 重生,老大不小-逐浪小说阅读

  六月的天空,说下雨就下雨,雨点随着那狂风,一路狂洒。雨点所落之处溅起一朵朵的雨花。

  一辆镖车,八十人的护镖队伍,迎着这风雨,艰难地前进。

  陈志平骑在马上,伙计紧紧地为他拉住马头,面对这么大的雨边,马都不再愿前进。

  镖车是刚刚才离一驿站的,刚刚烈日当空,个个热得不愿意再走。现在却是狂风暴雨。那被晒得烫手的衣服现在全湿了。

  雨越下越大,闪电雷鸣,乌云密布。而这时一场阴谋正在进行着。三十多个蒙面黑衣人紧紧地跟在他们的后面,他们并不有因为这一场雨而放慢了速度。

  镖车的队伍面对这么大的狂风暴雨,戒心全没了,每一个人已经把蓑也穿上,但是依然无法抵挡那水雨的入侵。那雨水打在脸上,让眼睛有点难以张开。

  突然,随着一声巨雷的响声,负责驾镖车的车夫啊的一声从车上掉了下来。在所以人还没有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已经又有七八个人倒了下去,死者的身上的血一下子在雨水的洗刷下,把地面一下子染红了。

  “护镖。”镖头拔出了身上的大刀的同时大声地喊着。

  一支飞镖正向镖头飞来,镖头挥起大刀把镖给挡了下来,他的四周伙计已经不停地应声倒下,所有人一下子回聚到镖车的跟前,把镖车团团围了起来。

  “小心镖车。”陈志平看着在他面前这些人的撕杀,他只担心这一个镖车,镖车上是一块世间罕见,价值边城的白宝石,是准备送往开封让中原第一雕刻大师刘师傅雕刻成观音像,然后送往少林开光。

  陈家的生意现在正处于着生死存亡之际,能否再东山再起,就看这一次的白玉观音能否做好,,陈家把全部身家放在了这一块白宝石之上,如果打造成功,那陈家就又可以东山再起,成为一方财主,所以这一次从云南到开封之的漫长之路可能是凶多吉少,虽然他那年迈的父亲反对,但是他为了光复陈家的兴旺,依然坚持亲自押镖,以保不失。

  陈志平的声音刚落,一黑衣人马上向他攻来,那长长的剑尖眼看就到,镖头飞身过来,跃过陈志平的头顶,那大刀直辟向那黑衣人,黑衣人一看镖头来势凶猛,马上收剑回挡。

  黑衣人虽然挡住了镖头的刀,但是镖头的威力并不是浪得虚名的,黑衣人被刀气震了出两丈之后。黑衣人倒地,捂着胸口,看样子是伤得不轻,这时候,他向后面做了个手势,一旁的另外两个黑衣人马上明白过来,组成了三人剑阵,剑尖在镖头的四周不停游动着。三个黑衣人在镖头这里没有得到一点好处,几十个回合下来,两个已经被镖头的刀伤得已经无回天之力,虽然如此,但是押镖的伙计的死伤也已经过半,地上躺着受伤的伙计,发出一阵阵的痛苦叫声。镖头奋力撕杀着,把快要抢得镖车的黑衣人再次赶离了镖车,他重新夺回镖车的主动权。

  陈志平被大伙护在镖这一辆破车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经报废了吗?的跟前,黑衣人并没有取得突破,他们的人员也已经死伤过半了,可谓是两败俱失。

  三四十人把镖这一辆破车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经报废了吗?和陈志平再次紧紧地护在中心,黑衣人守在他们的周围,等着再一次的进攻。

  雨依然下过不停,那鲜红的血随着地上的雨水流动着,把脚下的土地全部给染红了。他们相互僵持着,双方都在等等着时机,这时刚刚的撕杀声一下了没有了,仿佛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一支长箭打破了长空的宁静,直向着镖头飞了过来,镖头横刀一挡,箭头的威力让镖头后退两步。大刀之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

  随之而来的就是黑衣人的第二次进攻,镖头正为有如此内力的人出现而担心时,在刚刚箭飞来的方向飞来了一个人,此人手持两尺软剑,背后一把长弓。2013摄像手表,他如灵蛇出动一般猛向镖头扑来。镖头并没有迎上前,他退了一步。躲过了这一招突如其来的招式,但那剑气已经让镖头感觉一这是一个强敌,这才是他们这一帮人的头目。

  背长弓的黑衣者把镖头给牵制住,护镖的伙计如何招架得住那此专职杀手的招式,没多久,护车的人员由原来的三四十人变成了只有十几人,而陈志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为他买命的一个一个地倒下。

  “老天,你真要亡我陈家?我几辈为商,乐善好施,积福积德难道就落得如此下场。”陈志平在心里问着老天爷。

  随着那闪电及雷声,陈志平张天双手向着天空大声地问着,他在诉说着世间的不公平。

  镖头那边面对着强者的步步强*,他已经无力挡抗,退退步却。黑衣人开始对他进行了围攻,摄像手表,而已经身中多刀的镖头在那背弓都的一招横扫千军下,吐血倒了下去。他刚刚用刀撑起自己的身体,背后马上又被刺了一剑。剑尖穿透胸膛从前面出来。

  鲜血像泉涌一样从剑尖冒了出来,顺着衣服流到那满是雨水的地上,跟地上的泥土融合了在一起。

  镖头死了,只剩下陈志平一人守在镖车的旁边。

  “我们跟你无仇无怨,是谁指使尼玛的你们是做什么的们干的?”

  “那我就让尼玛的你们是做什么的死得冥目,是你的刘管家让我们做的,你到了下面,要找人算帐你就找他吧。”背弓者说完,拿出了一身边黑衣人的剑,朝着陈志平的胸部直刺而来。

  陈志平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在这黑衣人的面前,他也没有机会还手。当剑拔出来的时候那鲜血溅到了那黑衣人的脚上。黑衣人把沾了血的剑尖放在陈志平的身上擦了一下。然后把剑入销。

  “尼玛的你们是做什么的安息吧。”背弓者对陈志平说完,跟那着推着镖车走的人离开了。

  空旷的草地上,陈志平平躺在地上,看着天上下来的一条线成了线的雨水,他苦笑了起来,他一世行善积德,平时对人更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一生人勤勤恳恳,没有半点的贪念,如今家道中落,本来以此来挽救陈家,想不到今天却让自己的信任的管家给害了,以致客死异乡。

  同样是闪电雷鸣,他再次投胎的时候依然是闪电雷鸣。

  一个平静的小村庄里,多功能摄像手表,接生婆在催着产妇,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这一个暴雨之夜显得有点可怕,终于随着婴儿的一声啼哭,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那一声声的雷鸣像是在向世人诉说着一代霸主,一个英雄人物从此诞生于这一个无名的村庄。

  这一个妇人姓刘,名娟,嫁给这一家的正好也是姓陈,她看着怀里自己的孩子,刚刚撕心裂肺的痛此刻就成了无限的幸福。

  当陈夫人接过孩子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嘴里有东西,含在他嘴里的东西像在吃糖一样,她用手指伸到孩子的嘴里,把里面的东西给抠了出来,才发现原来是一块玉佩,玉佩的质地十分之好。

  她看了看孩子,含玉出生,非富则贵,她仿佛看了自己孩子的未来一样。她把玉佩放在手里,双手合十感谢着上苍给她一个这么好的孩子。

  在四十里外的陈贵祥听到说自己的老婆快要生了的消息,连夜租这一辆破车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经报废了吗?赶了回来了,当到达的时候,走进屋里,看到自己老婆已经怀抱孩子,看着母子平安,他的心这才放心下来。

  “贵祥,我们的孩子出世了。是个男孩。”刘娟着到风风火火赶回来的陈贵祥想哭了,他们已经生了四个女儿,她终于盼到了这一个儿子。她死也能安心去见陈家的列祖列宗了。

  “只要你和孩子平安,什么我都无所谓。”陈贵祥走过去坐在刘娟的身边。再看看这一个怀里的孩子,他安祥在躺在母亲的心怀里。

  “老公,我们孩子出世有一怪事了,他是含着这一个出世的。”刘娟把刚刚的玉佩给拿了出来给陈贵祥看。

  “听古人说,含玉出世,非富则贵。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前世修的福气。”陈贵祥看着玉佩心里想着。

  “你别把这一个事告诉别人,我怕到时候村里的人把孩子当怪物一样看待。能大富大贵是最好,没有也没有关系,但求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了。”陈贵祥把玉佩给回了刘娟并交代着她对此事永远不要声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