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太空性爱面临技术难题;四种姿势证实可行

  

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人类太空探索活动的增加,特别是未来人类还计划在月球建立基地并登陆火星,如何解决宇航员在太空中的性爱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太空性爱究竟面临哪些难题?又能否成为现实呢?

    太空性爱仍面临多项难题

    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宇航局的所有宇航员基本上全部是男性。1983年,女宇航员萨利-莱德随“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进入太空,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太空人。现在,美国宇航局的每次太空任务,一般都会安排一至两名女性宇航员,已形成惯例。美国佛罗里达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学者克林认为,“在执行诸如登陆火星或月球这种长期的太空任务时,你(宇航员)肯定不愿意整日看到周围同事都是男性或都是美国人。”各种研究数据表明,在正常情况下,男女搭配工作效率更高。这种结论同样适用于南极科考任务。在过去,南极科考队的成员都是清一色的男性。当然,无论是男女搭配,还是单纯的男性组合,任何成员都要承担同样负荷的工作量,而且基本上没有娱乐时间。

    美国宇航局约翰逊宇航中心发言人尼科尔表示,“工作肯定是首要的。无论怎么组合,宇航员们的主要目标都是要完成既定任务。”虽然男女搭配组合模式提高了工作效率,但是宇航员的性问题仍然没有真正解决。克林认为,“性生活是人类的一种本能需求。现在却要求宇航员在三年枯燥乏味的太空旅行中远离性生活,而且还准备出台相应的宇航员禁欲规定。如果美国宇航局真的出台如此政策,那么他们就完全没有为宇航员的切实需求考虑。”到目前为止,美国宇航局还没有出台任何关于太空任务中的宇航员性生活问题的官方政策,而且也确实没有人去认真研究太空性爱对于太空任务到底是利是弊。但可以这么说,太空性爱将可能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未经证实的报道称,美国女宇航员朱迪丝曾和男宇航员麦克莱恩在飞入太空的航天飞机上“奉命”发生性关系,报道称这一“性爱实验”是美国宇航局发起的特殊太空实验的一部分。还有媒体披露,早在1982年,前苏联女宇航员索维茨卡娅和自己的两个男同事也曾奉命在联盟号太空船上发生性关系,进行所谓的“太空性爱”实验。然而,这一说法立即遭到了美俄太空专家的一致否认。还有报道称,为了解决宇航员在长期太空旅行中的性问题,美国宇航局专家考虑对“长期太空旅行”宇航员实施“化学绝育计划”,但这一说法同样遭到了美国宇航局的否认。美国和俄罗斯的一些科学家相信,在长期太空旅行中使用50岁左右的中老年宇航员,将是解决性欲问题的最好办法之一。

    4种姿势适合太空性爱

    法国著名科普作家皮埃尔-科勒在他名为《最后的使命:和平号、人类旅行》的新书中披露,俄罗斯和美国科学家已经在各自互相独立的研究框架内尝试过太空性爱,结果发现只有4种做爱姿势适合在失重情况下使用。书中强调,太空性爱话题无论是在美国宇航局,还是在莫斯科飞行控制中心,都是禁忌。但是科勒在书中援引美国宇航局有关1996年太空飞行秘密报告指出,尽管如此,美国和俄罗斯科学家已经在科研框架内进行过太空性爱尝试。美国代号STS-XX的项目就是研究在失重状态下以何种姿势才能做爱。所有这些只是俄美航天部门互相独立研究人类如何才能在太空生存数年的科研计划中的一部分。

    科勒说:“太空性爱问题非常严肃,迄今为止进行的实验都与未来已婚夫妇在替代‘和平’号的国际空间站上的计划行动有关。科学家们需要了解,在没有地球引力的情况下,性关系在多大程度上是可能的。传统做爱姿势,即传教士式,在地球引力条件下可以轻易实现,但在太空却是不可能的。” 美国宇航局通过计算机模拟从20种备选做爱姿势中选择了10种,两名接受试验者在现实失重条件下尝试了各种姿势。试验结果被拍摄下来,高度秘密保存,甚至就连美国宇航局都不能全部接触,只临到一份审查后的录像带。最后试验结果表明,只有4种做爱姿势适宜在失重状态下使用,可以不用借助其他辅助手段,其余6种姿势需要使用特制辅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