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木子美谈男人性高潮时的叫床声

  

如果把叫床比喻成声乐比赛,大多数男人认为女人会“假唱”,而他们自己则是清白,理由一是“我根本就不叫”;理由二是“男人都讲硬道理,怎么可能伪高潮”。

但我的叫床启蒙老师偏偏是个喜欢叫的男人,在我性经验肤浅,表达也还含蓄的年代,听到他啊啊啊地抒情好生奇怪:“你为什么叫?”

他说:“叫才有气氛。”

于是我跟着叫,后来习惯了叫,后来无叫不欢,听到男人由粗重的喘息到协奏曲般发出恩啊的声音,内心就会有膨胀的成就感。

“是啊,你们女人到底想男人叫还是不叫呢?”

有人在跟女友做爱时经常为此分心,可见男人在“假唱”问题上的困扰比女人还大。

传统性关系中,男人是主动方,女人是享受方,所以女人经常不管男人叫不叫,自己叫就可以了,“叫了他才知道我舒服,才会让我更舒服啊。”女人是狡猾的,一方面有感觉而叫,另一方面为了感觉而叫,就像一个鼓励机制,鼓励男人给她更大的刺激,男人当然也乐意如此。

反过来,男人接受“服务”时要感恩戴德地“告白”就未必那么爽快了。

按医学上的观点,性刺激是与脑的某些部位关联的,男人主要刺激大脑皮质这个掌管最高层次精神功能的地方,在近乎丧失心智的状态下,无法接受大脑皮质指示时,才会无意识地、反射性地发出声音,而女人则是在间脑的下视丘这个左右原始本能产生兴奋度的地方,比较“低等”,也比较容易情不自禁。

所以一个男人坦白他的“假唱”时这么说:“女朋友用口为我做时,我虽然很受刺激,但没到失控的地步,为了不让她失望,我只好叫一叫哄她。因为她对我在做爱过程中从不呻吟感到生气。”呵,生气与女人的征服欲有关:凭什么你能让我头皮发麻,大叫大嚷,我就不能?事实上,有数据表明,男人成为享受方时,叫床比例也达到60%以上。

但男人除了高潮时的一声吼叫,过程中的呻吟基本是有意识的。

一个做爱时犹如火车驶入山洞从头到尾呼啸的男人则说:“我就喜欢叫,大多数女人也喜欢听,不一定要高潮才叫,快感也会叫啊,只不过高潮时叫得更大声。”他记忆中自己没有假叫过,但承认叫可以制造气氛,有趣的是,问他对女人假叫床的怎么看,他说:“假到逼真也可以接受。完全不叫的会少很多兴趣。”

所以,在讨论叫床的真假问题时,应该有个宽容的标准。

如果我们喜欢听觉刺激和互动反应,可以不遵循高潮定律,为了感觉而叫总比有感觉也不叫要好。

我最怕男人冲刺到高潮都保持缄默,还得我问一句:“完了?”当然,就像男人希望女人是个叫得动听的声音玩具,女人也希望男人不要叫得像杀猪,“他的技巧很好,但是叫得比我还大声,真恶心。”一个女孩说。可见女性意识里,男人的叫床分贝最好不要越界。

绝对不叫,也不喜欢女人叫的男人也是存在的,比如我的前男友,会用枕头蒙住我的脑袋,理由是:叫床很吵,影响我集中精神寻找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