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两性男人和女人之区别

     柏拉图认为,最初的人类是两个头、四只足、两个身子浑然一体的怪物,直到后来这个怪物被一劈为二,世界才有了两性之别――男人和女人。

女人都是爱情动物,她们生来就是为了爱而活的。那些所谓的女强人追求金钱、追求权势、追求名利,不过是在爱情得到以前或失落之后退而求其次的一种自我安慰和弥补。若是这时爱出现了,若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那她一定是会舍弃一切的光环退居幕后,做个好太太、好母亲的,为了所爱的男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大凡善良女人的天性,就好像母性一样是与生俱来的,不会随环境、年龄而变。

男人却不会。他们有事业,他们得拼搏以实现自己的人身价值,他们承受着来自社会的比女人多得多的责任和压力,爱不过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为爱落泪被视为愚蠢。若是他们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位志同道合比翼双飞的女性,那是一件幸事;没有,也不会孜孜不倦地追求,不会怅然若失顿时觉得人生没了意义。

这样看来,女人一旦爱上了某个男人便会万劫不复没有退路了。不会。因为男人专情却不长情,女人长情却不专情。女人其实都是聪明的,一个女人一般不会一生只爱一个男人。多情是她们的本性,在一个男人那儿跌倒了,她们会在另一个男人那儿站起来。不断地寻找爱情,也许就是她们生命的意义。坚韧不拔,无坚不摧。

女人看重感觉,男人注重理性。所以女人是用耳朵而不是用眼睛来思考的。与其做一件事不如说一百句动听的话让她心花怒放。此为真理,经久不衰。当然,女人一般会不动声色地嗔怪你油嘴滑舌。其实内心无比甜蜜偷着笑开了花。

女人喜欢买衣服,这一点男人们永远不能理解。因为时装是她们的乐园和乌托邦。无论是家庭主妇还是单身女子,不管是妙龄女郎还是半老徐娘,她们簇拥、观望、评论,东挑西拣翻天覆地。将货币痛快地扔将出去,将衣服深情地捧回来。一连几个星期,她都会沉醉在甜蜜的回味中,但至于这件衣服的命运无法预料――也许一辈子压根儿没穿过一次。

男人们讨厌逛街。陪女人逛街只有两种情况:一、他还没有把那个女人骗到手;二、那个女人已经把他骗到了手。他们认为购买商品的三部曲为问价、掏钱、走人。据我观察,我爸可以几十年如一日不逛一次商场,万一大家出去,也宁可在门口干等坚决不进。菜场倒是偶尔去,无论买什么从来不讲价,所以深受小商小贩们的欢迎。

男人们总是痛恨商场的。因为,第一,浪费他们的时间;第二,消灭他们的荷包。

男人多半有一群狐朋狗友,女人却很少有同性之深交。因为她们一旦爱上了某一个男人,便会把自己的情和义全部进贡给他,不求索取不问回报。在男人眼里,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在女人看来,老公却总是自己的强。明着争、暗里斗,嘴上是决不会认输的。

男人总认为女人幼稚,只有“感觉”而没有“逻辑”。叔本华直言不讳地说,女人最适于担任保姆和幼儿教师的工作。因为她们本身就像个孩子,她们的思想介于男性成人和小孩之间。其实这些哲学家们都是爱情的失败者,他们不知道,在一个女人眼里,她所爱的人不过也就是个大孩子,除去他的地位、名誉、权势、事业……因为他在她面前的简单无邪,她才疼了他。

女人们喜欢要男人承诺,其实不过要的是一种心理安慰,要的是一种原来他爱我爱到可以承诺的虚荣心。男人们大可以放心大胆地说,因为她们往往记性不大好,自己说过的话都不会记得。

因为有缺点,因为有不同,男人与女人在一起才会有乐趣,才会觉得对方的可爱,喜怒哀乐都是最自然不过的了,不满是因为还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