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第一次约会我就想上床

   追逐性的过程,原是男人考量自己可以用多大代价来获取这个女人“归属”的过程。你用微小的代价获得一样东西,结论往往是,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微不足道。说来说去,慢点和男人上床,要的是多一点身价有一段时间“欲望城市”简直成了我的秘密锦囊。

  性专栏作家carrie在剧里懊恼自己不该和心仪的男人第一次约会就上床,因为她有足够的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来证实“第一次约会就上床,必然第一次约会就失分”金律。失分的结果是:迅速失去心仪的男人,而且越是心仪,越是迅速。

  碰巧有个女友就来向我诉说她的情场失意,三问两问,原来她几乎犯了与carrie同样的错误:她总是在第二次与人约会的时候,就稀里糊涂上了床。鉴于上海与曼哈顿的时差,我当下进言:坚持到第三次。

  说实在女友的问题够让我吃惊了,我用定力才在她面前维持了“职业化”的镇静。她学理科,在一家专业化的公司做技术管理,评价某个人总喜欢用“单纯”还是“不单纯”这些词,唱卡拉ok全挑校园民谣。按照她给自己的定位,“还是很传统的”。我不知道,“传统”原来已经变成第二次约会就上床。

  不过再了解下去,女友的问题原来又极容易理解。近年来她的约会已由“校园恋”、“工作恋”、“相亲”演化到“网恋”。网络力量强大,尽管顾虑重重,一年里她也见了十几个网友。网友本来就经过了语言的操练,遇上真实面目可喜的,她就乱了阵脚,一夜性乃至多夜性之后,又由性生爱。然而对方的情况却似乎和她相反,一见面就爱得不行,有了性却变得冷淡。她感慨:男人是否就是这么贱呢?

  我想男人原是有些贱的,贱的由来无外乎文化历史社会经济这些力量。好久好久,直到现在,很多女人的性,仍然不能代表这个女人的喜欢或者爱,而只是她的“归属”,归属到某个男人。所以,如果男人很怕与自己有过性的这个女人“归属”自己,那么他的选择就是离开。而追逐性的过程,原是男人考量自己可以用多大代价来获取这个女人“归属”的过程。你用微小的代价获得一样东西,结论往往是,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微不足道。说来说去,慢点和男人上床,要的是多一点身价。

  女友对我的道理点头称是,转身过去又有了一次网恋。对方太过英俊,第一次约会他们玩了个通宵,然后她清清醒醒随他去了他的家。第二天从他家出来,还没出地铁就给我拨电话,说:“这样俊的人怎么能当老公?还是速战速决吧。”

  10天之后形势急转直下,在那个英俊男人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正式同居。3个月之后,女友居然把自己嫁出去了,新郎就是那个她所谓“俊得不能当老公的人”。当然,我们都觉得所谓英俊,情人眼里出西施而已。而新郎说,他最欣赏女友的是毫不忸怩,敢爱敢恨,不像某些女人那样,做作得很。

  只是只是,曼哈顿性专栏作家的金律这次也失了效。可见男人女人,在这个变化高速的社会里,是多么的善变。不过,又有几个人,能有女友这样的胆量与运气呢?在当下,也算是个传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