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逆行射精令她性高潮荡然无存

  

  恩爱夫妻,突生情变

  阿慧与李涛一对令人艳羡的模范夫妇,说起他们的婚恋史,更带有点儿浪漫甚至神奇的色彩。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当时李涛在北方某高校上大学,爱好运动的他特别迷恋“单骑走天下”,每年暑期都会骑着单车去各大城市旅行。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他骑着单车来到这座城市。不幸的是,他在这里遭遇了车祸并且伤势严重。手术后大半个月时间里,他始终处在昏迷之中。由于找不到能证明他身份的有效证件,所以无法与他的亲人取得联系。

  虽然没有亲人在身旁,但李涛却得到了胜似亲人般的关爱――年轻护士阿慧精心护理着人事不知的他。20多个日日夜夜过后,李涛终于从昏迷中醒来。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位身形憔悴但不失秀美的姑娘,有如花儿般向他微笑。

  结局就像美好的童话故事一般,毕业后李涛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来到了阿慧的身边。之后,李涛开了一家经营运动器材的公司,经过近10年的拼搏,公司的规模越做越大。但无论公司事务多么繁忙,李涛每天下午都准时接阿慧下班。

  可是最近情况有了改变,先是李涛再没有来接阿慧下班,接着是阿慧在上班时经常走神。一次院务会上,院长点名要她布置一项检查。可过了几天,院长见没有动静,一问才知道她早把这事儿给忘了,为此她挨了院长的批评。

  危机起于丈夫不射精之后

  弗洛伊德说过“人的一切活动是性的延伸”,阿慧、李涛夫妻俩的感情变故,也正是由于性出了问题。原来,最近在每次性生活时,阿慧都明显地感觉到李涛没什么激情,而且房事过后,不见有精液射出。以往等到最后一刻来临时,她能明显感觉到一股“泉水”在自己的体内奔涌,就像无穷的爱向她袭来。现在爱的泉流干涸了,每次阿慧看着李涛在她身上动作时,就感觉他在做秀。她开始怀疑李涛有了外遇,因而变得急躁、多疑起来,动不动就打电话去他的公司查他的勤。有一次,李涛到外地出差,临行前嘱咐司机一定要准时接阿慧下班,没想到阿慧并不领他的情,说他是在外面会情人心亏,才想到找司机来搪塞自己,气得李涛再没心思接她下班了。

  面对妻子的怀疑与责难,李涛一方面是为之气结,另一方面是有苦难言:为什么每次性交过程都很正常,能达到性高潮,并有射精动作和感觉,但就是没有精液射出呢?带着这折磨他多时的疑问,李涛到医院做了检查,化验后证实他患的是射精功能异常――逆行射精。

  正常男子射精时膀胱颈借助其内括约肌的收缩而处于关闭状态,因而阻止精液向后进入膀胱。但如果膀胱颈的完整性受到破坏,或其神经紧张度出现紊乱,则可能出现逆行射精。逆行射精的原因很多,其中以前列腺和膀胱的手术创伤或病变引起膀胱颈部的括约肌结构或功能破坏者多见。李涛由于患了前列腺炎,导致尿液排泄不畅,膀胱颈长期承受过大的压力,导致括约肌松弛,最终诱发了逆行射精症。

  不射精,不影响高潮的到来

  问题的症结得以解开,李涛夫妇也重归于好。由这场夫妻感情危机,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男子射精对女性性高潮的产生有极大的影响。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我们知道,人类的性行为包括性生理和性心理两个方面,单纯从性生理的角度讲,射精对女性性高潮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因为在性交过程中,阴道的中段和深处一般是毫无快感可言的,只有靠近阴道口那一段神经分布较多,刺激这一部分才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快感。

  据美国著名的《海特女性性行为报告》指出,美国妻子只有26%在行房时达到高潮,但也是在性交时采用自慰或者丈夫在抽动阴茎时撞击、摩擦阴蒂达到高潮,与阴茎抽动无关。这也就是说,传统上的“阴蒂”和“阴道”两种女性性高潮,实际上应当合二为一,归结为阴蒂型性高潮。该调查也揭示了弗洛伊德理论认定的女性性高潮分类方法与事实并不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