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做爱时的本能叫声让人身体舒畅

  

小案例:

几年来,我们的夫妻生活一直很和谐,也有些程序化,轻车熟路便进入水乳交融的境界。快要结束的时候,妻子突然发出一声气若游丝的呻吟,但很快戛然而止,我感到诧异。事后,妻子偎在我怀里喃喃地说:“我真想喊出声来,但又不敢,压抑得难受。”那天她很认真地说:“咱们这种楼的结构不好,暖气管子横七竖八,声音顺着管道传递,高声说句话邻居都能听到,等有机会咱就换房子。”我感到好笑,前两天她还笑话对门的女人轻浮呢,这么快她也想试试了。追求快感又不敢大胆去做,也真难为她了。

我以为妻子要换房子是随口说说,可到了秋后,城内一片新建的住宅小区竣工了,她一定要拉我去看看。新楼房隔音效果非常好,这点是妻子最满意的。我们原没有买房的打算,但这一看就动了心,一夜之间做出决定,第二天就开始筹款购房。简单装修完毕,我们便搬进了新居。

女儿住在外婆家没有回来,偌大一处房子成了我们两个人的世界。淋浴完的妻子,修长的身子像风摆杨柳,迅速撩起了我的激情。

这一次,妻子掀掉羞涩的面纱,欲用声音展现她对性生活的满足感。但她终究不能完全放开,关键的时刻,她根本不敢大胆喊出自己的快感来,而是把满腔的畅快卡在喉咙里,压细、拉长后,才让它慢慢地、一点点地释放出来。

看到妻子这欲喊又止的模样,我都替她感到累。跟那位女邻居相比,人家是那么舒放而自然、大胆而狂热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而妻子却是如此的胆怯而压抑,像东施效颦,令人兴味索然。

我正在胡思乱想,从卫生间出来的妻子欣喜地说:“感觉很奇妙,喊出来后,那种欢快的空间被无限地扩大了。”我惊讶,就这样也称得上“喊”么?就这样也能叫她如此尽“兴”?结婚几年,做爱无数次,这还真是我们性生活中的一块新大陆呢。

这以后的每次性生活,妻子都用更加张扬而压抑的呻吟表达着身体的快感。我不由得想起从前,无论有多么美妙的感觉,她都不发出一点声音,只用粗重的喘息和热烈的拥抱来代替,那时她完全是个羞涩不语的小女人。今天却不同了,她想改变自己却又放不开手脚,我怎么看都觉得她在刻意地伪装。我真想说“别再这样累自己了”,可又想起她曾说过,她真的感觉很好,于是我不忍扫她的兴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事实上,妻子确实是在尽力寻求那种快感,一点儿也没有迎合我的意思。这使我感到困惑和无奈,我迷恋邻居女人那种畅快淋漓的表达,对妻子这种半遮半掩的倾诉毫无兴趣,她却一点儿也不察觉。但我不能强迫妻子去做什么,只有尽力调整心态去适应。只要我爱她,她觉得好就行了,不必太在乎这种感觉,我一直这样劝说自己。

专家点评:

在性生活中发出的欢愉声音俗称叫chuang。在感情和谐的夫妻之间,如果出现了叫chuang声,往往是性生活质量高、性生活满意的证明。需要指出,对女性而言,没有叫chuang者不一定就是没有享受到“性”福;不过有叫chuang者,多数是享受了“性”福,否则就不会叫了。

女性叫chuang,除了特殊情况下会装假外,正常的可分为两类:一是因为有感觉而出声。当女性进入强烈性兴奋阶段,尤其是达到高潮时,全身处于高度兴奋和紧张状态,意识变得模糊,大脑缺氧,在无意识中发出声音。这其实是在无意识状态下反射性发出的声音,是极端喜悦、幸福的声音。二是为了要有感觉而出声。有些女性,无论男性如何努力,都无法达到高潮。然而,她们会因为听到自己的声音而产生无比强烈的性兴奋。所以,这类女性会尽量叫出声音来,不管啊也好,呜也好,有时则是些暧昧的字眼,她们叫chuang的目的,是为了要使自己进入状态、达到高潮。

女人在性生活中发出的声音区别甚大,主要取决于性格、性经验、性态度,也与做爱地点、氛围有关。有些女人性格豪放,性生活时便叫得大声些;有些人生性羞涩,发出的声音辗转呻吟,半吞半吐,只发出细碎急促的呼吸声而已。也有些并未尝到性爱的乐趣,或者因强烈的性道德观念抑制了本能的行为,因而从不发出声音。